世界历史

瞿秋白的风趣

发布时间: 2019-07-09 08:35:03 阅读数: 1作者:

20世纪20年代初,郑振铎在上海结婚,新娘为商务印书馆元老高梦旦之女高君箴。婚礼采用当时最为时髦的文明结婚。

当天收到瞿秋白的回信,

按仪礼规定,结婚人的双方家长,以昭信守,均须在结婚证书上加盖私章。婚礼前日,郑振铎才想起他母亲还没有印章,于是去信请瞿秋白代刻一方。

只一张秋白篆刻润格,

限日急件。

概收二元,

贺仪五十元,

并无信笺。石章每字二元,一周取件,润格加倍。边款不计字数。铜章另议;郑振铎一见,以为这是瞿秋白事忙不能代刻的托辞。乃另请人急刻一方备用;次日上午。婚礼即将开始之际,有人送大红喜包一件,振铎先生君箴女士结婚志喜。瞿。

一方是郑老夫人的;

其余为新郎新娘各一方,

喜包内并无现金或礼券,乃是三方田石印章;郑老夫人是单章稍大。边款分刻长乐二字,新郎新娘的两方合成一对,祝贺新人长乐永康。白头。

取意双关,

郑振铎与高君箴皆为福建长乐县人,主人把玩欣赏之后,三章均玲珑雅致,原来三章共刻12字,才悟出所书贺仪五十元之缘由,急件加倍。润格应为24元,边款2元;则为4。

一时传为佳话。

故曰贺仪五十元;瞿秋白这一出人意料之趣举。给郑高二人之婚礼增添了特别的喜庆气氛;大才。

大幽默者。大幽默也,如此才情逸致。大才华也。当为一时。

本文标签:
上一篇: 为了好失
下一篇: 人口有有什么的